<listing id="rv55z"></listing>
<var id="rv55z"></var><var id="rv55z"></var><cite id="rv55z"></cite><menuitem id="rv55z"><span id="rv55z"><menuitem id="rv55z"></menuitem></span></menuitem><var id="rv55z"><video id="rv55z"><thead id="rv55z"></thead></video></var>
<var id="rv55z"><video id="rv55z"></video></var>
<cite id="rv55z"><span id="rv55z"></span></cite>
<ins id="rv55z"><span id="rv55z"></span></ins>
<var id="rv55z"></var><var id="rv55z"><video id="rv55z"><menuitem id="rv55z"></menuitem></video></var>
<cite id="rv55z"></cite>
<var id="rv55z"></var>
<var id="rv55z"><video id="rv55z"></video></var>
<var id="rv55z"></var>
您好! 請登錄 注冊

易水通會員您好!請登錄 注冊

70家業績下滑,29家虧損,2021年環境上市企業面臨多重壓力

作者:環境界 發表時間:2022-05-31 09:08:15 來源:全聯環境商會

  2021年,經濟情況、疫情常態化、產業變革等內外因素都給環境企業的盈利能力帶來不小的壓力,這也是2018年之后產業經歷的更大范圍、更深層次的一次調整。

  環境商會此前在對176家環境上市企業2021年業績進行盤點時提到,去年環境上市企業的整體盈利狀況并不樂觀,近四成企業凈利下滑,較2020年有所下滑,而且增收不增利現象進一步突出。此外,虧損的企業數達到29家。

  沒有交出滿意的成績單,這些環境上市企業在年報里對利潤下滑或者是虧損的原因都進行了闡述,歸結起來而言,主要是受困經濟下行、全球新冠疫情反復、環境治理行業市場競爭加劇等多重因素的綜合影響。分開來看,他們主要面臨幾點很突出的壓力。這些壓力不僅僅是上市公司所面臨的,也一定程度代表了產業的共性困難,而且還將深刻影響今年及今后一段時間企業的業績表現,不容忽視。

  

  一是訂單獲取及項目推進壓力。

  不少企業反映,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企業新業務推進受阻,項目實施周期延長,導致獲取訂單及項目實施不及預期,部分實施項目收入節點后移,并對報告期內收入產生影響。

  有企業指出,由于供應商、客戶等因資金、疫情等因素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產業鏈上下游互相牽制,導致企業在采購、工程建設、生產、銷售等環節存在部分延遲,新項目推動有所遲緩。比如某水務龍頭企業年報顯示,公司全年確認收入77億元,同比下降5%;訂單金額縮水,2021年EPC新增訂單70億元,同比下降4%,期末在手訂單72億元,同比下降38%。

  與此同時,對于市政項目而言,政府采購需求放緩及采購程序延后,表現為市場需求縮緊。以環衛裝備市場為例,不少環衛企業坦言,由于2021年我國環保領域財政支出同比下降、政府采購放緩,導致環衛裝備行業整體下滑。據銀保監會交強險數據,2021年環衛裝備總銷量10.28萬輛,同比下降12.1%。環衛裝備市場萎縮對部分環衛企業業績造成影響。

  二是項目回款壓力大、應收賬款高企。

  應收賬款高企是這幾年企業發展面臨的重要問題之一。

  環境上市公司以水務和固廢企業居多,客戶主要涉及各級政府及政府有關部門。不少企業提到,市政環境治理項目受市政項目竣工結算流程長、政府方客戶付款審批程序復雜等因素影響,項目結算進度和老舊項目回款不及預期。頭部投資類企業應收賬款高企,直接傳導至產業鏈條后端,工程及技術運營服務等企業也同樣面臨應賬款問題,衍生出環境企業整體回款壓力問題進一步凸顯。

  有企業2021年止盈轉虧,虧損額度達到3億多,公司在年報中對虧損理由作出如下表述,2021年是地方政府換屆年,人員變動多,有情況了解和熟悉過程,加大了公司應收賬款回收難度,延長了回款時間,加劇了資金周轉壓力。

  前不久,環境商會秘書長馬輝在接受中國環境報專訪中就明確表示,拖欠問題是尤為突出的行業“老大難”問題,不僅會加劇企業壓力,一旦企業運營受阻,會對環境基礎設施的長期達標運營產生影響,增大環境公共安全風險。

  馬輝指出,拖欠問題成因復雜,很多與體制機制的深層次矛盾有關,需要從制度上加以解決。建議建立長效、常態化溝通機制,建立更加平等、更加規范的市場主體關系,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壓實地方屬地和部門監管責任,加強政府履約能力、提高政府和國資企業的信用,不欠新賬、逐步解決舊賬。與此同時,創新投融資模式,形成多元化、市場化回報機制,增強環境項目造血能力,減輕財政壓力帶來的付費風險。

  三是成本上揚。

  2021年,企業成本剛性上漲。商會此前就此做過調研,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去年四季度,大宗商品材料等價格上漲,特別是藥劑生產和運輸成本上漲較為明顯,成為企業成本上漲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隨著競爭加劇和企業業務轉型升級,企業加大對研發和市場的投入,不少企業投入的研發費用、銷售費用比去年同期增加。研發投資收益周期較長,開拓市場的投入都不能在短時間內形成直接的經濟利益,影響當期凈利潤。

  一些企業還提出,受疫情優惠政策退出影響,毛利也受到一定影響。

  去年,不少環衛上市企業表現欠佳,除上述所說的設備制造市場增量放緩之外,人力成本激增成為影響企業其業績表現的重要原因。作為勞動密集型企業,環衛企業的人工成本在主營業務成本中的占比較高。而這幾年環衛企業業務規模的快速擴大,人力成本進一步擠占利潤空間。某環衛企業2021年年報顯示,公司市政環衛業務的人工成本達18.08億元,占營業成本比重為65.16%,同比增長25.28%;物業清潔業務的人工成本達8.64億元,占營業成本比重為89.98%,同比增長16.32%。

  四是競爭加劇。

  近幾年,產業快速發展,更多競爭者涌入,一些細分領域市場趨近紅海,競爭激烈程度日益加劇。

  不少企業在年報中反映,企業經營毛利率進一步下滑。比如受危廢處理市場競爭的影響,企業主盈的無害化處置業務盈利能力受到影響,毛利率較去年同期下降約8.72%,從而整體影響公司盈利水平。

  監測行業也同樣面臨競爭壓力,這幾年環境監測行業市場下沉,監測設備容量下降,對企業而言,尋找新的藍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控成本、提質增效。此外,工程板塊的競爭也日趨激烈。不少企業在年報中都提到這一問題。

  還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國企央企逐步深入融入,各市場主體之間的競合關系發生改變,國企央企逐漸占據主導,各方無論是競爭還是合作的站位都需要磨合調整。比如在2021年的虧損企業中,一些混合所有制完成改制的這兩三年里仍在就公司治理結構、業務布局、人員管理等問題進行調整,戰線很長,從而影響到企業的經營。

  過去的2021年,整體而言,有些困難是暫時的,比如疫情帶來的項目延遲、訂單推進等問題,隨著時間推移可有所緩解,但有些問題會對產業發展產生長遠影響,比如企業要面對經濟轉型、傳統市場需求縮減,行業競爭加劇等影響,需要企業通盤考慮,謹慎對待。


70家業績下滑,29家虧損,2021年環境上市企業面臨多重壓力
環境商會此前在對176家環境上市企業2021年業績進行盤點時提到,去年環境上市企業的整體盈利狀況并不樂觀,近四成企業凈利下滑,較2020年有所下滑,而且增收不增利現象進一步突出。此外,虧損的企業數達到29家。
長按圖片保存/分享

備案號:京ICP備18055842號-2   北京慧微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服務熱線:010-80456546

郵箱:426767361@qq.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沙河鎮1983創意產業園

Navigation

網站導航

___

>網站首頁           >平臺簡介           >聯系我們

 >發布求購           >在線投稿           >易水通會員

>資訊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
八百资源免费网